4月28日,国产沙盒游戏《迷你世界》官微发布公告,称即日起主动从全网各渠道下架该游戏产品,直至产品整改完毕。同时启动最高等级内容监管限制。具体上架时间将在第一时间内公布。

4月2日,B站用户@迷你世界小书生发布视频举报《迷你世界》涉黄,原因是“《迷你世界》的大量房间地图里充斥着性暗示文字、色情交友信息。有网友通过游戏加儿童玩家的QQ来进行哄骗和诱导”。

4月7日,微博用户 @桑落残秋发布了《迷你世界》游戏内的部分截图,怒指其三观不正。截图显示,《迷你世界》中存在一些以“直女”、“渣女”、“渣男”、“娘炮”、“奶狗”、“超污少女”命名的房间,更有“婚房”等地图,@桑落残秋 表示,作为一款拥有大量未成年用户的游戏,这些带有明显指向性的房间很容易对没有形成自主观念的未成年人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

4月7日,《迷你世界》游戏官方发文表示将进行整改,与此同时,大量微博用户用带有#迷你世界涉黄#的话题发博,呼吁网友劝告身边未成年玩家远离游戏,要求运营商下架。

4月26日,网友发帖称5岁女童玩该游戏时脱衣对着移动设备拍照,游戏内“好友”嘱咐其“不能告诉妈妈”,该贴再次引发网络舆论热议。

而根据早期爆料用户发布微博的时间显示,早在2019年就有网友曝光过此事。

作为一款和《我的世界》几乎如出一辙的沙盒游戏,《迷你世界》从推出至今,就一直饱受“抄袭”质疑和MC玩家的嘲讽,但这款处于沙盒类鄙视链底端的游戏在低龄玩家群体中,却有着很大的用户基数。官网资料显示,该游戏下架前MAU(月活跃用户人数)已超过8000万,游戏内的UGC(用户生产内容)作品达5000万个,相关的全平台短视频播放量超过600亿次,而游戏用户中60%~70%是青少年群体。

《迷你世界》涉黄事件引起了全网关注,众多网友表示自己或亲戚的小孩都在玩这款游戏,对网络儿童色情问题表示担忧。但其实在“迷你世界”背后,更为庞大而光怪陆离的网络世界中,儿童色情问题一直存在:

2017年8月15日,河南警方据群众举报查获了郑州“西边的风”网站传播销售不雅图片视频及猥琐未成年人案件涉事人员4名,涉案人员以拍摄儿童教育片为理由蒙骗未成年人拍摄不雅视频达一百余名,以网站会员的形式销售牟利。

2017年8月24日,沈阳市公安捉获犯罪嫌疑人吴某传播幼女淫秽色情视频牟利,吴某以发红包手段诱骗3名幼女拍摄淫秽视频,利用某短视频平台发布信息,建立微信群QQ群发布视频牟利。

2017年9月11日,据群众举报破获内蒙古包头市马某某录制传播儿童淫秽色情视频牟利案。马某某通过给受害人充手机话费发微信红包等手段诱骗性侵男性中学生,并录制淫秽色情视频出售。

2017年9月,天津市公安捉获犯罪嫌疑人闫某建立两个QQ群传播淫秽视频,群内成员达300多人,传播了多部儿童色情视频。

2017年10月,黔东南州公安捉获犯罪嫌疑人吴某某利用QQ群传播儿童淫秽视频牟利,群内成员达1800人。

2020年1月,黑客凯文接到粉丝的举报,曝光黑龙江市李姓男子以招募淘宝童装模特为理由猥亵儿童。

2020年3月,韩国“N号房”节目运营者被捕,曝出自2018年开始,犯罪嫌疑人在聊天室发布性剥削画面内容供会员观看并牟利,冒充警察威逼利诱受害者们拍摄裸照,再利用裸照威胁受害者并实施性犯罪,将犯罪过程拍下并发布到会员收费制聊天群。“N号房”案受害人涉及未成年人16名,曾经加入过聊天室共享非法传播物的用户达26万人。

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19岁以下的网民已经达到1.7亿,约占全体网民的23.4%,新增网民中45.8%为19岁以下的青少年,未成年人首次接触网络的年龄也越来越提前,如今关于网络儿童色情事件的曝光层出不穷,如何规范网络监管、打击网络儿童色情行为、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已经成为各平台各部门亟待解决的严重问题。

从《迷你世界》涉黄事件中暴露出的许多问题,都是网络环境下关于未成年人保护不力的通病:平台运营商的审查疏忽、网络监管部门的失位、相关法律法规的漏洞、家长的看管不到位……这些都助长了网络儿童色情问题的肆虐。《迷你世界》下架,小学生们哭成一团默默下载其他同类别游戏,QQ群里的“大人”纷纷退群作鸟兽散,留下的仍然是一个对孩子并不友好的网络环境,“三年不亏”“可爱想日”这样的词汇依然充斥在各平台的弹幕和评论区。要实现《迷你世界》官微下架通知中所提到的“清朗网络空间”,仍然任重道远。

在相关微博话题中,《迷你世界》的“写字板”一直是被口诛笔伐的对象,很多人认为根本就不该设置房间写字板,毕竟诱导加微信/QQ群的信息和连载的,都登在游戏房间的各块写字板上,仿佛这块游戏板就是旅馆房门底下塞进来的小卡片,但最要命的是,这还是家儿童旅馆。

作为旅馆老板,《迷你世界》运营方显然有监管不力的责任。从运营方内部数据可知,未成年人用户占据了相当大的用户比重,未成年人的是非观和对不良信息的识别能力还处于较低的水平,在明知未成年用户如此之多、沙盒类游戏自由度如此之高的情况下,按道理运营方的审查力度本该高于其他游戏,但直至舆论发酵、人人喊打,平台才决心彻底整改,此前到底是没有意识到“写字版”“自定义房间”对儿童存在的风险,还是已经发现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但无论是哪一种,“监管不力”这口锅运营商是甩不掉了。

众所周知,为了防止玩家嘴臭、开车、骗钱等行为,游戏平台一般都设置了一系列的屏蔽词监测系统,《迷你世界》也不例外。但语言尤其是汉语的可塑性是很强的,正字被和谐了,可以用拼音,拼音被和谐了,可以用同音字,再不行可以emoji,就算没有emoji,全被和谐成“*”,可比如我打一句“你个**,我***要**你”,难道你看不出我要表达的内容?从技术上,现阶段依靠AI很难实现有效的屏蔽词监测系统,经常的情况是,玩家正常的交流受到影响,非法信息改头换面后照样摸黑生存。比较靠谱的做法是人工和AI协调监测,由AI自动和谐明显的非法信息,并筛选出可疑的内容由人工核实,人工核实的过程中实时更新屏蔽词数据库,并强化AI算法深度学习。虽然成本较高,但这也是目前比较可行的办法了。《迷你世界》运营方主动下架游戏,至少表明了该有的态度,就看后续整改中它会采取什么方向。

最后,语言的污秽,归根到底是使用者的污秽,人性的幽微不是限制表达所能解决,靠平台自查始终是治标不治本,甚至于政府部门的监管、法制的完善,可能也都只是更高级的治标,你可以让人发不出那句话、打不出那个字、点不开那个游戏,但能保证孩子不对着摄像头脱下裤子的,还是让人不要有那种恶心的想法。

[3] 新京报.《迷你世界》有玩家教唆儿童拍摄隐私照片,嘱咐“不能告诉妈妈”

[4] 法制日报.中国版“N号房”引关注,专家:严厉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活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