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把民国紫砂大砖方壶是我2006年从外地一位退休校长处转让来的,要不是那年年初七踏着厚厚的积雪,不经过多次登门求购,他可不一定割爱给我的,庆幸的是我不舍的、执着的精神感动了他。也让我在交割时体会了他如父子分离般难舍的复杂心情。

该壶形体硕大,它如城砖般的厚实,采用民国时期纯正紫砂泥制成,色泽宜人,艳而不俗。通体为直线与块面的组合,造型比例准确,气势挺拔阳刚。它尺寸之大,字画陶刻之隽美在古今紫砂方器中较为少见。正如紫砂收藏家卢廷虞先生说:“……其尺径之大在民国时期是鲜见的,它是壶中的伟丈夫。”

该壶正面刻“天地为炉,沧海为地,领略真趣,洋溢化机”,署款“铁画轩”,背面刻画一枝富有张力的蔷薇从墙内探出,让人产生红杏出墙之意境,领略一次文人真趣、壶中乾坤,落款“莲生作”。

莲生是戴相明乳名,时任铁画轩第二代掌门,其父戴国宝是铁画轩创始人,因善用铁针在陶瓷上刻字作画,故名“铁画轩”。铁画轩在晚清至民国年间开创了众多的制壶名手与书画家合作的典范,也谱写了一篇在中国紫砂史上晚清、民国时期内、外销量最大,与文人们以及制壶高手合作最多的一家著名商号的辉煌历史。今年嘉德春拍上一把1948年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相明石瓢壶”以1232万元创出紫砂壶拍卖世界记录,该紫砂壶的原始收藏着便是戴相明(莲生),可见当时巨匠们的这一合作堪称海上文人雅集的扛鼎之作,当时参加者谁都没有想到,在60多年后“相明石瓢壶”竟创记录成交。这把大砖方紫砂壶也沾了戴相明的一点光,在得知相明便是莲生后的一些藏友陡增了对此物的好奇感。该壶曾于2005年11月CCTV电视赛宝大会上参加角逐并获江苏赛区铜奖称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绍培鉴赏该壶时评价为“大气、字画一流”。原宜兴陶瓷博物馆馆长时顺华评价“该壶的字画,陶刻水平直逼任淦庭,是一把不可多得的文人壶”。

笔者多年把玩,乐此不疲。该壶虽不是大师名手制作,但它的紫砂文化已溢于壶上,它不愧是令收藏家们神往的一件紫砂名物。收藏的深度趣味在于文化内涵,经济价值只是一种附带价值而已,本文抛砖引玉,欢迎藏友品鉴交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