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的队友都面向外,捂着脸,红着眼。克亚尔是为数不多直面埃里克森与急救人员的球员——克亚尔应该算是埃里克森在国家队的前辈,比埃里克森大了不到3岁的他早埃里克森1年进入国家队,不过两人首次参加大赛,都是在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

那届杯赛里,克亚尔与阿格尔作为丹麦的中卫搭档首发。而年仅18岁4个月的埃里克森,则是那届杯赛里最年轻的参赛球员,在与荷兰和日本的小组赛里出场。

两人是国家队好友,而如今在俱乐部里则是德比对手。埃里克森倒地后,克亚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了队友身边,挥手呼叫。在队医已经开始处理,而急救人员也已经到场开展急救工作的时候,克亚尔被小舒梅切尔一把拉了起来,给专业的人员腾出了空间。在英超名声不佳的安东尼·泰勒主哨这一场比赛。埃里克森倒地后,他在短短几秒内就反应了过来——当时不在屏幕前的我,是被他这几声急促的哨声喊了回来的。有人说,或许当时埃里克森在无接触的情况下倒地是万幸,要是有接触,泰勒指不定认为他在假摔,错过了黄金救援时间。

然后丹麦队员聚拢了过来,围成了人墙。官方的转播镜头尽管大部分时间都切到了远景和球迷,但依旧给了几次特写,还把镜头对准了埃里克森痛哭的妻子。BBC因为没有及时信号切回演播室而被球迷怒斥。

我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这么疯狂地刷新推特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然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有各路媒体账号转发欧足联关于推迟比赛的官方声明,期间夹杂着各家俱乐部、国家队和球员的祝福。姆万巴的这一条推特让我心里一颤,他说:Please,God。直接令人破防的一条推特,而不幸的维维安·福和甚至是自己走出球场的普埃尔塔,都没有机会为埃里克森送上祝福了。

之后,有媒体拍到了埃里克森离场时睁着眼睛抬着手的模样,这张照片瞬间传遍了全网——当然,有几家国内外的媒体不顾廉耻地将自己的水印添加到了照片上,实在令人作呕。随后不久,欧足联连续发布了官方声明,埃里克森的情况已经逐渐稳定,而比赛将随即重启。欧足联在声明中称是在两队球员的要求下重启比赛的,但在如此的情况下还要继续比赛依旧是残忍的。舒梅切尔显然不在状态,克亚尔甚至难以继续比赛被换下,霍伊比尔心不在焉的任意球被轻松拿住——而芬兰球员在打进历史性的欧洲杯第一球,也选择了低调庆祝。

比如,卢卡库不是一个我喜欢的球员,但他冲着镜头喊Chris I love you的时候依旧让我鼻子一酸。又比如,孙兴慜是一个我喜欢的球员,在我写到这里的时候他刚刚为韩国队打进了反超比分的一球,然后冲着摄像机比出了埃里克森的号码。当然,还有芬兰球迷高喊的Christian,以及为急救人员送上的一面芬兰国旗。

不过,总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比如,一些所谓“死敌”球迷的声音,一些社交网络上不了解情况就随意发表的评论,一些为了蹭热度大放厥词的营销号。

又比如,像我这样一个人微言轻的博主,从欧洲杯开始到现在都按官方运营的要求给微博附上对应的话题,但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意外时,我实在是不忍心给微博打上那一个井号。而从昨晚到今天,那些著名的营销号用一个个带着埃里克森名字的话题无底线地刷着屏——在这件事情上,营销号与个人号的最大区别,就在于那一个个泛蓝的话题。

幸好,在我的关注列表里,没有几个人在这种时候还会给自己更新最新情况的微博打上埃里克森相关的话题——我们爱的不是流量,是足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