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排名第一希金斯为了金钱底线失守,正映衬出斯诺克世界日薄西山的可悲现实!过去一周,本报记者走访了十几名中国台球从业人员,包括现役球手、退役球手、教练、官员和球馆老板,令记者意外的是,他们都很同情落网的“巫师”,因为希金斯不是唯一的假球嫌疑人却被抓了现行,他们都在为台球缺少赞助商、赛事少、奖金低的现状而忧心忡忡,这片并不肥沃的土壤,被假球和赌球趁虚而入……

上世纪80年代,上海某家台球厅,一群人正焦急地等待着一场业余台球赛的开打,有的观战者随身携带着很扎眼的大旅行袋,拉开拉链,会发现里面是一捆捆的10元钱。那是一个还没有信用卡的年代,赌球是要用现金结账的。

开杆的时间到了,观众的脸上露出不耐的神色,因为其中一名参赛的球手还没有到。那天正好下大雨,球手被困在家里,当时出租车还是稀罕物,他灵机一动拨了120,救护车到了,球手对司机说:“我给你翻一倍的车钱,你快点给我开到某某球房……”

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球房,有很多专业练球也打黑球的“枪手”。孩子们想靠打台球成才,无奈台球和“举国体制”无缘,只能闯江湖,球房承担“枪手”的生活和学球费用,“枪手”为球房效力,当时的赌局模式是这样的——你代表某某球房,我代表某某某球房,一群喜欢或不喜欢台球的好赌的人,在赌局上下注。经历过这种赌局历练的“枪手”,球风往往凌厉彪悍,充满搏杀赌性,在他们眼里,斯诺克和绅士运动不怎么沾边。

这种中国式赌球延续到了今天,圈内人轻描淡写地说着“赌球在中国台球基层很普遍”,往往是球房各自派出球手来打比赛,老板们每次下注可达数万元,打输了,球手没损失,打赢了,球手和下注压自己赢的老板分成获利。有退役球手为这种赌球辩护道:“球手在球房赚到的工资不够用,很多球手背井离乡,租房和生活都需要钱,所以会去凭实力参与赌球,这种赌球和希金斯与赌博集团联手作假的性质是根本不同的。”还有一种赌球,存在于个别年轻球员之间,他们把赌球当做一种练球的方式,美其名曰下赌注之后再打能提高心理承受能力……[查看详细]

[内幕]-退役球员:希金斯只是倒霉 亨得利:斯诺克早就不干净“并不是每个谎言都会被揭穿。”

今年世锦赛原本要“裸奔”,最后时刻一家赌博公司出手相救,“世锦赛期间,赌博公司把投注站都搬到了克鲁斯堡剧院,在欧洲赌球是合法的,国际台联并不纯洁,他们对这种利益链条心知肚明。斯诺克往往只有排名赛的正赛才会被赌博公司开盘,低级别比赛因为关注度低,没有被操纵的必要,因此,世界排名48位以后的球手想打假球也没的打。”

斯诺克受到赌博公司的青睐,花式台球却受到冷遇,一位花式台球教练说:“斯诺克历史悠久,球员档案完整,有进攻有防守,规则有利于开盘;花式台球规则相对简单,偶然性太大,比如说九球只要打进9号球就可以赢,男选手世界排名前64位都可能拿到冠军,女选手前15位也都有问鼎的机会,开盘的难度太大了。”

“只要是圆型的球类,有不确定性,有运气成分,就可以赌。”所以希金斯涉嫌打假球,圈内人士一点也不意外,“足球有假球,NBA也有,任何运动被掀起来,背面都见不得光。”……[查看详细][我要留言]

“这项运动早就不干净了……”“台球皇帝”亨德利私下里曾对相熟的记者说。亨德利是曾经见证过斯诺克盛世的故人,上世纪90年代,每个赛季有十几站排名赛,每一站冠军都有10万英镑、8万英镑的奖金,顶尖球手收入很高,“根本不需要作假”。

自从2002/2003赛季欧盟不允许烟草商赞助体育赛事,斯诺克就走入末路,现在国际台联赛事的赞助商主要是器材生产厂家,支持有限,市场萎缩。斯诺克世锦赛现在的冠军奖金是25万英镑,一度每年奖金都会增加1万英镑,而25万这个数字已经好几年没有动过了。

从2005年丁俊晖赢得中国公开赛冠军之后,国际台联已经在有意识地将斯诺克的重心向中国转移,上赛季只剩下可怜巴巴的6站排名赛,有2站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外国球手热衷于来中国淘金,中国厂商也喜欢赞助知名度高的球手,在中国公开赛和上海大师赛中,这些外国球手的球衣贴上中国赞助商的标志,成为流动的广告牌……[查看详细][我要留言]

“如果我的小孩将来也打这种球,我会打断他的腿!我会让他去练网球或者高尔夫。”一位中国退役球手情绪激动地对本报记者说,记忆中“火箭”奥沙利文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在英国打职业排名赛的球手,除了世界前16名,其他球手都是打着绅士的球、拿着蓝领的钱。中国台球选手的生存状况也很类似,丁俊晖和潘晓婷是收入标杆,绝大多数职业和半职业球手过着温饱甚至拮据的生活。

在英国,奥沙利文不仅经营球房,还有多处房产,是名副其实的千万富翁。但奥沙利文只有一个。在英国,近8成职业斯诺克球手一年只能赢得1万至5万英镑的奖金,这相当于一个英国普通蓝领工人的水平。英国斯诺克球手大多在球房担任兼职教练,每个月有几千英镑的收入,奥沙利文和其他球手一样悲观:“照这样下去,不出3年,世界排名12位开外的选手都不得不去找第二职业了。”

2009/2010赛季的斯诺克“奖金王”是尼尔·罗伯逊,他的总奖金额是36万英镑,还不及一个网球大满贯冠军奖金的1/4!2007/2008赛季,奥沙利文的奖金收入高达64万英镑,但还没有高尔夫首富伍兹的球童挣得多,去年伍兹的球童威廉姆斯光是小费收入就达到百万美元!希金斯虽然是世界排名第一,但他却并不是收入最高的外国斯诺克球手,因为他的商业号召力比不上奥沙利文……[查看详细]

这几年,中国球房呈几何级数地增多,足以消化众多球手,这些球手大都散落在各个球房,一边每天练球四五个小时保持手感,一边担任教练和管理人员,相当于各个球房的镇店之宝。“国内台球手的收入,已经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了”。在中国台球版图里,丁俊晖是收入最高的斯诺克球手,潘晓婷是赚得最多的花式台球女将。但屈指数来,真正能够获得代言的受欢迎的球手,在上海还不到10个人。绝大多数的半职业球手,他们挂靠在球房里进行管理和培养小球员的工作,每月只能赚两三千元,收入并不稳定,处于温饱状态,没有大钱可以挣。

中国,这个被国际台联认定是斯诺克复兴之地的国家,台球选手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在中国,对台球的职业认定标准是这样的——取得世界排名的选手是世界级的职业球手,目前中国的职业斯诺克球手主要是旅英的丁俊晖、梁文博、刘闯、张安达等球手……[查看详细]

这几年,中国球房呈几何级数地增多,足以消化那么多球手,这些球手大都散落在各个球房,一边每天练球四五个小时保持手感,一边担任教练和管理人员,相当于各个球房的镇店之宝。“国内台球手的收入,已经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了”,他们的收入主要由5块组成:一是比赛收入;二是工资,全国排名前八的顶尖球手,最高能拿到1万元的月薪,排名前32位的球手,每个月能拿到几千元,排名靠后的大多数球手月薪两三千元;三是带学生,一对一教学每个月能收入1500元到3000元;四是参加商业活动,名气小的球手出场费也就几百元,潘晓婷的出场费高达四五万元;五是为赞助商代言。

2006年的福布斯排行榜,丁俊晖以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位于姚明和刘翔之后,排在中国体育明星的第3位,根据福布斯给出的数据,在这1000万元的收入中,比赛奖金只占了不到30%,70%来自广告赞助费用。此后几年,丁俊晖战绩低迷,比赛收入不理想,去年甚至没有排入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的前100名……[查看详细]

每在WPBA(美国女子职业九球联盟)赢得一个冠军,“九球天后”潘晓婷能拿到1万美元的奖金,这1万美元不能完全落袋,因为要交25%到30%的税。去年,潘晓婷没能拿到冠军,但光是7次飞去美国参赛就花掉了1万美元,吃住行都要自费,打出好名次还要给教练一部分奖金,一年下来,比赛的收入和支出基本相抵……[查看详细]

丁俊晖和潘晓婷并不需要在球房里打工赚钱来养活自己,但35岁的付俭波需要。2001年,杭州萧山人付俭波来到上海,在一家球房里拿每个月1000块出头的工资,2002年,他放弃斯诺克,改打九球,打了一个月就成为全国体育大会冠军。2003年,他跳槽到另一家上海球房当总教练,签约3年,工资每个月3000元。后来,付俭波去了杭州的一家球房……[查看详细]

全国八球冠军樊志松今年36岁,被誉为“东北黑八王”,性格温和的他在圈内人缘很好,目前在浦东的一家球馆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在6000元以上,还为东北一家台球器材公司代言,加起来月入近万元,但要在上海买房还是遥遥无期,只能租房度日。23岁的王铭是个很有天赋的九球选手,已经拿过两次全国亚军……[查看详细]

2005年丁俊晖中国公开赛夺冠以来,中国台球迎来了真正的春天,这个行业迅速地膨胀了起来。2006年,上海只有五六百家球房,但现在已经有1100家左右,许多网吧和游戏机房摇身一变也成了台球房,实际上真正规范的台球俱乐部只有一两百家。北京、广州等大城市的情况也都类似,上演着一座城市千家球房的盛况。与此同时,丁俊晖和潘晓婷的成功感召了太多台球少年和家长,他们只看到金字塔顶的风光无限,便义无反顾地投身其中……。

然而,圈内人士一致认为,丁俊晖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就算再给丁文钧几个很有潜质的学生,也再也无法培养出丁俊晖,因为丁俊晖的性格、天赋都是独一无二的,丁文钧在适当的时候把儿子领上了这条道路,盲目地模仿只会给这些家庭带来损失。

丁俊晖的成功有内因和外因,许多家长都觉得自己家庭的外因条件和丁家差不多,但却忽视了内因是难以模仿的。只有那些天赋和性格更接近丁俊晖的孩子才更容易成功,像他一样刻苦练球,甚至放弃学业、放弃童年的享受、心无杂念地打球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家长必须判断孩子的天分和毅力,也必须认识到台球这个行业里的成功者只是凤毛麟角,大多数的从业者是平庸的,甚至是失意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