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天之前,恐怕很多国人都没听过王嘉男这个名字,但他理当成为跨越苏神,比肩刘翔的全民偶像。

昨天上午,美国当地时间16日晚间,我国跳远运动员王嘉男在尤金田径世锦赛上,获得男子跳远金牌。

跳远,作为当代体育最基础的项目,也和100米,跳高一起,成为奥运会更高,更快,更强的标志项目。

如果只从0的突破角度,我们可能也就“恭贺一下”,“荣耀一下”,并不能感受到这场夺冠的不容易以及划时代意义。

我更不能接受的是,王嘉男“推开黄种人一道门”的壮举,居然在昨天百度前三十,微博前五十,以及知乎问答平台,没有热搜。

只有抖音平台,王嘉男上午夺冠时还没有热搜,到下午上升到二十多位,晚上随着“夺冠视频破圈”,才来到抖音第一。

今天的热搜有太多的戾气,太多的争议,或许我们应该回归本源,让年轻人发现,真正的国民偶像,应该是什么模样!

因为运动最刺激荷尔蒙的永远是“夺冠的渴望”,而我国除了竞走以及一段时间的女子长跑项目,在田径项目中一直缺乏夺金点。

在奥运会中,虽然每一届因为增减项目的原因,各运动种类的金牌数不一样,但田径项目一般在45~50枚之间,是金牌第一大户。

田径和金牌第二项目游泳是美国和欧洲的最强项目,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也依靠游泳,位居金牌榜前列。

而我国的优势项目乒乓球,羽毛球,体操,举重,跳水等项目,则金牌稀少,所有项目加起来,可能才抵得上一个游泳大项。

因此以前网络上有种声音,认为“田径安排那么多金牌,中国优势项目金牌少,就是西方标准垄断,优势项目多金牌。”

这种争议放在游泳大项上,还可以争一争,因为四种泳姿,各种距离,各种接力,最终还是游泳,却有几十枚金牌。

如果按照这种待遇,那中国优势跳水也应该一米,三米,五米,七米,十米,各种跳台,跳板,单人,双人,男女混合都安排上。

因为跳台和跳板,不同的高度,不同性别的配合,虽然归于跳水大项,但技术差异已经等同于各种泳姿的差异了。

相反,田径项目是几十个田项和几十个径项的综合,每一个具体项目的金牌都很少。

我们如果撇开中国金牌太少这个“弱点”,沉浸进去观看田径比赛,会发现运动最本源的美,最本源的魅力,都在田径赛场上。

田径,被称为运动之母,因此几乎所有运动员的训练都是从田径开始,然后根据自身被发掘的天赋,开始转项。

大家回忆一下,会发现我们学生时代无论是学校每年组织的运动会,还是市级的运动会,“田径项目”几乎就代表“整个运动会”了,顶多加上一个乒乓球。

因为田径“运动之母”的地位,以及各大项目对人身体极限的追求,因此田径项目的“含金量”都是实至名归的。

而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其他黄种人在田径项目上取得的突破,也都是在一次次砸碎“黄种人人种劣势”的枷锁。

因为疫情原因,原本去年举办的世锦赛延迟到今年,也因为疫情导致跨国训练和世界比赛举办困难,运动员很难在持续的比赛中,调动最佳的状态。

坐落在美国俄勒冈州的尤金市,只有十万人口,却是美国的“田径之乡”,就是因为当地的气候,海拔,风速,以及民众氛围,都特别适合运动员出成绩。

这次虽然是尤金第一次举办田径世锦赛,但是尤金一直是国际田联黄金联赛在北美最重要的一站,我国多个项目,多个运动员的突破都是在这块“福地”取得。

此前我国在田赛最有冠军希望,也最有风格化的跳高明星张国伟,也是在美国尤金取得个人最佳成绩,2米38.

以前,国人不爱看田径比赛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个人轮番重复同一动作,缺乏直接对抗的刺激感”。

如今的田赛经过改革后,预赛12名运动员进决赛,不同项目的决赛12人分别有五次或者六次机会。

这样的赛制,就必须要求运动员在前三轮,就拿出一次比较好的成绩,才有资格进入奖牌争夺,也让决赛更刺激。

这个排名还过得去,可是去年东京奥运会的跳远冠军,希腊选手滕托格鲁在第二跳就以8米30的成绩断层领先。

并且在第五跳中,滕托格鲁将成绩提高到8米32,可见整个人的状态稳定而火热。

田赛项目的另一个“刺激点”,就是强势选手的逐渐“刷新自我”,会给竞争对手以碾压感。

而所有选手在最后一轮根据成绩倒序出场,如果突然有“黑马爆发”,又会反过来“反杀”长期领先的“冠军热门”,巨大的压力可能让对方无法调动最佳状态完成最后一击。

这种情况下,跳远比赛也能碰撞出球类比赛“最后时刻落后方反超比分绝杀强队”的刺激感。

赛场上的王嘉男,就是上演这样的“心跳逆袭”。他前五跳的最佳成绩只有8.03,哪怕排在第五,所有人的感觉也就是“拼尽全力冲冲金牌”。

结果最后一跳从起跑,助跑,蹬板到腾空滑跃,再到最后的落地技术,全程无懈可击,用8.36米的成绩,震慑对手。

尽管王嘉男完成跳跃后,后面前四名都有机会“反超”,但是面对突然的爆发,前四名的节奏都被打乱,最后一轮都没有跳出好成绩。

而王嘉男8.36米的成绩也是今年这个赛季的世界最佳,同时在同场竞技中击败东京奥运会冠军拿下金牌,这个含金量十足!

必须承认,跳远就像刘翔夺冠前的110米栏一样,是我国学校很常见,但是大家对国际大赛缺乏关注的“冷门项目”。

可是跳远是人类最基本身体素质的一个“标杆”,也和跳高,100米短跑,被认为是“人类最快,最高,最远”的象征。

苏炳添的9秒83,虽然和牙买加飞人等黑人运动员还有差距,却已经领先白种人的100米纪录将近0.1米。

过去,尽管我们砸碎了东亚病夫的牌匾,但是因为田径项目这样“比拼身体硬天赋”的项目缺乏金牌,我们依旧无法逃脱“黄种人脑子好,但身体素质弱”的标签。

从刘翔的110米栏,到孙杨的自由泳中长距离称王,再到苏炳添的9秒83,都是一次次打破“黄种人弱鸡”,“黄种人不行”的枷锁。

除了第一层“黄种人破圈”意义,我认为王嘉男夺冠的第二重意义,是可以为最近一段时间的娱乐圈纷争,年轻人的撕裂与碰撞找到“攻玉的他山之石”。

而不是热搜前五十名看不到夺冠消息,而不是有人追问“是不是艺人王嘉尔打错了名字”?

除了黄种人破壁以及“树立阳刚偶像”的意义,王嘉男夺冠的第三重意义是品质上的。

比赛之后,解说员杨健在微博更新了一段话:“这就是他的性格,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全情投入,勇攀高峰,天道酬勤!”

相应的,无论是哪种立场的年轻人,理解全情投入,勇攀高峰,天道酬勤三个要素,那么无论你是支持谁,还是反对谁,都能找到未来努力的方式!

做到全情投入,勇攀高峰,天道酬勤。即便今天被摘下的王冠,未来也会无可争议的加冕!

做不到全情投入,勇攀高峰,天道酬勤中的任何一个,即便勉强戴上王冠,也会被人拖上断头台。

投入,勇气,勤勉!或许不止年轻人,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成功的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